其他帳號登錄: 注冊 登錄
江西屈氏水塔設備有限公司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日 :8:30-17:30
 聯系方式
客服熱線:13870624748
郵箱:13870624748@163.com

十年保護,“中華水塔”重現生機

     美麗的青海玉樹隆寶灘。

  秋日的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結古鎮,天空格外湛藍。清晨,伴著高原的陽光,藏族老人白瑪倚在家門口,目送著孫女尕藏青去上學。


  白瑪原是巴塘鄉下巴塘村的牧民。2005年三江源一期保護工程實施后,他與政府簽訂了10年禁牧合同,賣掉牛羊,全家12口人下山生活。那年,白瑪一家住進了東尼格生態移民安置點,這里的190戶移民搬遷戶,全部來自巴塘鄉下巴塘村。


  白瑪原來居住的地方屬于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保護區內生物種類豐富、獨特,是中國海拔最高的天然濕地和世界高海拔地區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自然保護區,有“中華水塔”的美稱。


  青海省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實施近十年,“中華水塔”重現水草豐美的景象。



  下山、進城,生活方式完全改變


  白瑪老人的子女下山后,徹底放下了手里的羊鞭。如今,他們有開出租車的,有做服務員的,有當城管的,最小的一個孩子考上了州政府公務員。


  “夏天的時候,會和孩子們一起去以前住過的草山看看。雖然離開了故土,但是看到郁郁蔥蔥的草場,歡喜又欣慰?!卑赚斦f。


  在結古鎮藏娘達生態移民安置點,528戶全是生態移民戶。依西措毛和丈夫尕格是小蘇莽鄉協新村村民,響應政府的退牧還草政策,搬到了這里。


  依西措毛喜歡縫縫補補的活兒,報名參加了生態移民就業培訓。經過系統學習,如今她做的藏袍很受歡迎。一些商家給依西措毛布匹和羊毛,她拿到家里縫制,每件衣服的手工費達到100元。


  “沒想到縫衣服也能賺錢,我可以給孩子們賺生活費?!币牢鞔朊裤街骸耙院笠_一間小店,專門縫制藏袍?!?/p>


  尕格成為玉樹市濕地公園的護林員,每個月有1800元的工資。玉樹市林業局副局長勝利介紹說,目前,全市共有591名護林員,每片公益林都有專職護林員守護。


  統計數據顯示,自2010年以來,青海全省重點生態保護區農牧民純收入年均增長16.9%,其中草原獎補、生態公益崗位、公益林改革等各類政策性補助,占到了總收入的一半以上。


  從2005年到2013年,8年間,玉樹共實施退牧還草、生態移民、濕地保護、黑土灘治理等16個子項目,累計完成工程投資36.08億元,占青海全省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規劃總投資的48.1%。


  植綠、護水,源頭再現水草豐美


  玉樹州三江源辦公室負責人介紹,通過三江源一期項目的陸續實施,項目區生態環境惡化現象初步得到遏制,農牧民生產生活條件不斷有所改善,干部群眾的環保意識明顯增強,實現了5個增長:


  增草:荒漠凈減少185.31平方公里,植被覆蓋度明顯好轉的區域達13.3%;


  增林:2013年同2005年相比,森林新增覆蓋面積達3.74萬畝;


  增種群:藏羚羊由保護前的2萬只增加到目前的7萬多只,黑頸鶴由原來的22只增加到目前的216只,其它野生動物種群數量也明顯增多;


  增水:長江、黃河、瀾滄江源頭濕地生態系統面積增加到307.66平方公里,出境水質為Ⅰ類;


  增收:全州實行了飼料糧補助、燃料補助、困難補助、草原獎補等相關政策,2005年—2013年,累計發放草原獎補56460戶,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0%以上。


  50歲的馬立和,見證了青海三江源近年來生態保護的進展。


  馬立和1990年畢業于青海省農林學院,那年,正趕上長江上游防護林建設一期工程啟動。長江上游防護林工程建設的第一站在玉樹州安沖鄉,懷揣著夢想與期望,馬立和坐上了去玉樹的班車。在他的記憶中,過了湟源縣,路邊就漸漸荒涼了,沒有樹木,沒有草地,沒有人家。他至今清楚地記得,日月山附近的公路旁,布滿了大大小小的鼠洞,車子幾次陷在其中。


  “‘玉樹玉樹,樹貴如玉?!@話不假,在玉樹成活一棵樹木不容易,每一棵樹都傾注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汗水?!瘪R立和說。每年4月份,人們都能在結古鎮看到如火如荼的植樹造林場景?;蛟S因為冬季的漫長,玉樹人格外珍愛綠色。如今,安沖鄉人工造林達到370畝,封山育林9萬多畝,滿是楊樹、圓柏和灌木,植被覆蓋率從過去的15%變成40%。


  近年來,青海制定并實施了創建全國生態文明先行區方案,啟動了6個專項行動、32項具體工程和14項保障措施。三江源二期覆蓋面積擴大到39.5萬平方公里,重點治理區生態狀況持續改善。青海湖面積新增加182平方公里,今年達到9年來最大值。生態功能紅線劃定、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價值評估、排污權有償使用和交易、國家公園試點方案論證等,取得積極進展?!熬G色在江源大地多起來了?!瘪R立和感嘆道。


  禁牧、減畜,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瑪多,藏語意為“黃河源頭”?,敹嗫h原本水草肥美、牛羊滿山坡,1980年至1982年,牧民人均年收入高達1500多元,連續三年居全國第一。


  后來,這里出現過度放牧現象,全縣不到1萬人,在“突破百萬牲畜”的口號聲中,牛羊竟發展到了75萬頭(只)。地方政府發出號召:其他市(縣)的剩余勞動力只要愿意來瑪多縣放牧,就無償提供牛羊、劃割草場。很快,牛羊數量飆升,每個羊單位占有的可利用草場從1953年的35.3畝,降低到2000年的12.3畝。


  同時,三四萬名淘金者闖入這里,開挖黃金。統計數據顯示,20世紀80年代,采金占用草地1600萬畝,毀壞草原50萬畝。


  瑪多縣飽嘗生態環境急劇惡化所帶來的惡果:草場退化、湖泊干涸、鼠害猖獗威脅著當地群眾的生產和生活,部分牧民成了“生態難民”,“千湖之縣”名存實亡。黃河斷流,黃河源水電站無法發電,守著水電站,瑪多縣卻是“無電縣”。


  在黃河岸邊長大的藍吉太老人回憶說:“‘守著源頭沒水吃’,縣城里的水井打不出水,我們甚至從幾公里外的河里拉冰回家,融化了吃水?!?/p>


  瑪多縣氣象資料顯示,30年前,這里降水均勻,每個星期都有降雨,一年300多個陰雨天。后來,草場大量退化,空氣濕度越來越小,云層越來越薄,雨越來越少。黃河源區近50年年均降水326.3毫米,2003年只有24.1毫米,蒸發量高達429.9毫米。


  從2005年開始,依托三江源一期自然保護工程,瑪多縣全面實施了沙化治理、禁牧封育、退牧還草、移民搬遷、濕地保護、人工增雨等16個生態保護與建設項目,保護草原生態環境,減少水土流失。


  如今的瑪多,變了模樣:公路邊的草場上,藏原羚三五成群,隨處可見;美麗的藏野驢悠閑地吃著青草。在濕地和湖邊,成群結隊的斑頭雁在水中嬉戲……這里儼然是野生動物的天堂。


  鄂陵湖的出水口,水天一色,魚歡鳥鳴,波光粼粼。由于降水持續增加,“千湖之縣”過去萎縮和干涸的湖泊開始恢復?,敹嗫h1985年有4077個湖泊,2004年只剩1800個。如今,達到5000多個。


  目前,青海對江河源頭水源涵養地生存環境惡劣、不能放牧的中度以上退化草原,實行集中連片的“全禁牧方式”;在環青海湖地區,結合生態畜牧業建設,發展飼草料種植和規模養殖場建設,推行禁牧加舍飼的“半禁牧方式”,減輕天然草原放牧壓力。


  “幾年前,為了保護好草場,很多地方用網圍欄完全把草場給圈起來了。結果發現,圈起來的草長勢并不好?!鼻嗪J∞r牧廳草原處負責人王孝發說,“有序減畜,既要考慮草場地的保護,也不能讓草原沒有牛羊。引導農牧民轉變思路,轉變增收方式,合理利用有限的草場資源,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存,才是對草原最好的‘善待’?!?/p>


文章分類: 建筑資訊
分享到: